咨询热线:075-66772284

恋与制作人李泽言飞机之约 李泽言飞机之约剧情CG

女主角与四位男主角有有所不同的约会剧情,今天为大家带给的是恋爱与制作人李泽言飞机之大约 ,李泽言飞机之大约剧情CG,想要告诉李泽言飞机之大约剧情的小伙伴就一起来想到吧!一、去国外公干的我刚好在机场遇到了Leo,在他的建议下,人生地不熟的我们要求旅程搭伴。 Leo:你的方位在这里,好幸运地,居然是靠窗的。 这次公干我是为了公司中国海外项目的扩展,没想到车祸在机场遇上了恋语卫视的总监Leo。 Leo为上次舞会放鸽子的事情向我致歉,并明确提出搭伴的邀。我于是以打算答允,手机却敲了一起,是安娜姐的电话。 空姐:小姐你好,你的手机应当关机了哦。 我:好的,立刻就关机,立刻就好!安娜姐我下了飞机给你发邮件 空姐:(之后微笑地看著我)必需关机哦。 我:好,再行给我一分钟。 空姐:(笑得令人胆寒)看我的口型关机。 美丽的空乘小姐全程维持着高雅的笑容,却让我和Leo同时不寒而栗。 Leo:还不关机吗?我可听闻如果有些乘客在飞机上不听话,不会有空警过来把他们暴揍一顿的! 我:啊!知道吗! 二、可是没想到我竟然被机较少带回了李泽言面前,他听闻我和Leo结伴十分的玩笑,还不容许我回来经济舱,不告诉哪根筋又搭错了。

恋与制作人李泽言飞机之约 李泽言飞机之约剧情CG

正说着,一个体格身材矮小的机较少之后回头了过来。 空少:你好。是XX小姐对吧。 我:别担心,我早已关机了。 我连忙把手机拿著来给两位空乘人员看,后者却回应无动于衷。 空少:请求您跟我来一下。 Leo:完了,怎么会是带回小黑屋里? Leo:你们别兴奋,她不是故意的。 空少:小姐,我必须你现在过来一趟。 我紧绷地跟在机较少身后,连忙向他说明。 我:因为是个很最重要的电话,所以仍然不了关机。 我:但我现在早已关口了啊,而且离起飞时间还有一段距离。 我:我还有 空少:您好李先生,人早已老大您带回了。空少一路把我带回头等舱,李泽言于是以跪在座位上,低头看著报纸。 李泽言:谢谢,你可以离开了。 我车站在原地,很是茫然。李泽言怎么在这儿?李泽言:跪吧。 我:呃我想要我还是返经济舱吧,我在那坐着较为难受。 李泽言:因为那边有你的朋友吗? 我:也远比朋友吧,之前合作过几次,他叫Leo,你告诉的。 李泽言:既然远比朋友,为什么又要和他一起公干? 我:是他拒绝的啊,我也想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个相伴。 李泽言:他之前邀过你出外旅行是吗? 我:对啊,摄制过节目后,显然跟我提起过一次。 我:但那都是客套的话啦,我会上当的。 李泽言: 我:没什么事,我就再行回头了。 李泽言:椅子。 我:可是 李泽言:我让你椅子。 他这种强硬态度的语气让我也有点不高兴,觉得不告诉他究竟哪根筋又搭错了。 三、看著李泽言喝着白兰地,我也忽然很想要尝尝,可是没想到却被李泽言极力驳回了,这个人总是要私自给我下要求。可是气流摇晃的时候,他却握了我的手用力的恳求我,李泽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。 飞机早已飞过了云层,美丽的空乘小姐引着餐车开始服务了。 空姐:想喝点什么吗?咖啡、茶、还是可口可乐? 李泽言:给我一杯白兰地,谢谢。 空姐:好的。 空姐:小姐你要什么,也要白兰地吗? 李泽言:你看她的样子看起来不会饮酒的吗? 我:呃 空姐:是啊,真为说什么。 我:我也是喝过酒的好吗 我:交际交际不会有必须酒的地方啊。 我:也请求给我一杯白兰地吧,我还没喝过这种酒呢。想要尝一尝 李泽言:敢! 我:那给我一杯咖啡吧。 李泽言:咖啡更容易嗜睡,给她一杯牛奶吧。 我:你怎么杨家是这么霸道啊!连我喝什么都要管 我手捧着热乎乎的牛奶,看著李泽言每每地将白兰地送到口中。 我:真为怪异,为什么你总是要私自给我下要求啊。 我:我明明就很想要尝尝白兰地的味道 李泽言:没什么好尝的,不会让人感觉无法下咽。 我:可是明明看你喝醉那么快乐。

恋与制作人李泽言飞机之约 李泽言飞机之约剧情CG

李泽言:那也只合适我而已,不合适你。 飞机忽然经常出现一阵反感的晃动,差点撞到淋了我手中的牛奶。 晃动接着更加强劲,我惊慌中抓住了李泽言的手臂。 李泽言:只是气流摇晃而已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 我:(脸色惨白)我我告诉 我想要退回手,然后希望假装冷静的样子。 在李泽言面前遮住这种不知所措的表情实在太真是了。 、而李泽言却忽然握了我的手,在我的手上轻拍了两下。 李泽言:别怕,别怕 我: 飞机晃动得更加反感了,飞机上早已播出起了广播,让乘客们入场系由好安全带。 我:(紧绷) 李泽言握着我的那只手又凸了凸,寂静地给着我恳求。 我:谢谢。 李泽言:杜什么 我:谢谢你,没冷落我啊。 我艰苦地甩出有一丝笑容,李泽言看了后,则是一脸冷落。 李泽言:想大笑的话就别大笑,现在这样觉得丑死了。 我: 四、偷偷地问空姐要了白兰地,满怀期望的我被辣得呛声寄居了,这种东西李泽言怎么会喝得下去呢? 还是被他找到了,喝了一点点的我竟然饮了,不告诉是我听错了还是李泽言也喝酒了,他说道不会总有一天老大我吗? 虐待人的气流摇晃再一完结了,空姐从自己的座位上抱住,之后为客人们服务。 李泽言此时离开了席位,我之后急忙将空姐叫来。 我:他要的白兰地,我也想一杯。 空姐:知道要吗?白兰地的度数不较低,我们并不是很建议女性乘客饮用。 我:没人的,我想要尝尝。 空姐:好吧,那就给你推倒一杯吧。 说道是推倒一杯,但空姐却只给我推倒了一点点,连酒杯的一半也没。 这根本就是在小看我的酒量嘛! 空姐回头后,我末端起酒杯,渐渐享用着。 我:咳咳 我:咳! 液体一转入咽喉就是一阵灼辣性刺激的感觉,把我呛声寄居了。 这种东西李泽言怎么会喝得下去呢?觉得是过于怪异了。 李泽言:谁让你饮酒的? 李泽言高傲的声音从背后听见,不禁令我不寒而栗。 我:咳咳,我很久不喝了,太难喝了。 李泽言转弯下腰敲打我的后背,过了半晌,我才渐渐完全恢复。 李泽言:胆子更加大了,不敢趁我不出的时候跟空乘点酒喝。 我:我只是想要尝一尝没想到这么难喝咳咳。 我:幸而之前交际的时候没有喝到过这种早于告诉刚才不 李泽言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,等我好了一点,他把我挟抱住,让我靠在椅背上。 李泽言:这些东西,以后竟然我来就好。 我:你又不有可能总有一天都老大我 李泽言:你怎么告诉会总有一天? 我喝过酒,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他说道的话多半都听不清。 过了一会,他就在我面前经常出现了重影。 我:咦?怎么变为两个李泽言了 李泽言: 我:呀!又变为四个了! 李泽言:(叹气)感叹衣了你,这样都能喝酒。 李泽言拿起我的座椅,老大我细心地垫上毯子,在我的脖子下面敲上坚硬的枕头。 然后他离开了,之后一个人安静地看报纸了。 我:(惊恐)怎么一个李泽言都不经常出现了! 我睁着阴暗的眼睛,惊恐地喊着。 李泽言:(重大笑了声) 他抱住,大掌再度握了我的手。 李泽言:我在这呢。